新聞產經輕工日化電器通訊儀器機械冶金礦產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醫藥電子電工能源電力交通運輸農業環保圖片手機版
當前位置:中國市場調查網>產業>輕工日化>  正文

羊奶粉行業潛規則:牛奶冒充降低成本

中國市場調查網  時間:06/30/2015 22:27:05   來源:新京報

  2014年7月,北京,第五屆北京國際玩具動漫教育文化博覽會上,消費者在品嘗羊奶粉。圖/CFP

  都說羊奶粉比牛奶更好、更接近母乳、更容易被孩子吸引,可是如果質量都不過關,這個羊奶粉孩子如何喝得下?6月23日,國家食藥監總局在今年第二階段嬰幼兒配方乳粉專項監督抽檢中,7批次嬰幼兒配方羊奶粉不合格,飛鶴乳業控股的關山乳業有限責任公司6批次羊奶粉上榜,陜西圣唐秦龍乳業有限公司也有1批次在其中。

  這次通報,不僅讓公眾視野集中到飛鶴對控股子公司的管理問題上,也把一向“沉寂”的羊奶粉市場拉到了備受矚目的聚光燈下,羊奶粉的種種問題也由此被揭開。

  Q1 “黑榜”牽出羊奶粉品控困局

  盡管飛鶴乳業快速進行了危機處理,但在業內人士看來,飛鶴作為關山乳業的控股公司,僅提負有“監管責任”,并不能解答所有疑問。

  根據國家食藥監總局制定的《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許可審查細則》,企業采購制度應保證維生素、微量元素等營養強化劑驗證合格,且要對出廠乳粉全項目逐批自檢。

  而關山乳業有多達6批次羊奶粉出問題,讓人對關山乳業的品控管理產生疑問。2014年,飛鶴乳業在收購吉林艾倍特乳業后,又斥資3億元控股關山乳業。飛鶴當時稱,保持關山的獨立運營,同時將自己運營多年的全產業鏈模式移植到關山乳業。

  不過,飛鶴乳業向新京報記者稱,由于保持獨立運營,管理上一直處于磨合狀態。至于并購一年多來,飛鶴對關山乳業究竟采取了哪些具體管理措施,飛鶴并未回應。

  知情人士透露,在被飛鶴乳業并購前,關山乳業最早是一家國企,后經歷了改制。在羊奶粉行業中,關山乳業還是比較靠前的。

  “2013年工信部對乳企重新審核發證,這些企業投入了一筆資金,加強了廠房、產品的管控和建設,但相對來說還是落后一些。” 乳業專家宋亮認為,硬件投入對羊奶粉企業來說十分重要,但質量安全問題的核心還是出在管理上。

  關山乳業之外,另一家因羊奶粉硒含量不達標而“上榜”的陜西圣唐秦龍乳業有限公司也于近日發布公告。圣唐乳業承認稱,這是因生產部門在操作中“量沒有給夠”。

  據陜西某羊奶粉企業人員透露,一些羊奶粉的企業在管理上還是存在問題,“生產加工過程中工作人員、職能部門有疏漏,安全意識不到位”。

  宋亮也提到,“目前牛奶廠管理比較到位,而羊奶場基本都是散養,品控難度相對較大”。

  Q2 散養居多 羊奶奶源不穩定

  關山、圣唐羊奶粉此次被通報后,整個羊奶粉市場隨即受到社會關注。

  陜西省乳品安全生產協會秘書長王偉民介紹,目前陜西省羊奶粉年銷售收入約35億元,約占全國羊奶粉市場90%份額。

  另據宋亮提供的數據,我國整個羊奶粉市場規模占乳粉市場的份額很小,但生產企業卻多達二三十家,品牌更是多達二三百個,行業集中度低。

  圣唐乳業自己也承認,包括關山、圣唐在內的幾家羊奶粉企業只能說是在行業前排,卻稱不上龍頭企業,整個羊奶粉行業沒有出現諸如牛乳市場蒙牛、伊利這樣的大品牌。

  2008年“三聚氰胺”對牛乳市場造成沖擊,也催生了羊奶市場,許多奶粉企業競相開拓羊奶市場。

  據陜西某羊奶粉企業人員透露,目前陜西有嬰幼兒羊奶粉生產企業十余家,像圣唐、關山這種規模較大的企業約四五家,其余均為中小生產企業。

  圣唐乳業稱,目前圣唐自有牧場有2000多頭奶羊,但奶源仍緊張,仍需向奶農合作社尋找奶源。而在整個陜西地區,大型規模奶羊養殖場數量也很少,主要靠分散飼養。業內人士說,雖然關山、圣唐都在建自有牧場,但目前尚無一家完全建成。

  乳業專家王懷寶曾對媒體表示:“在陜西的奶企中,圈養幾百只山羊就算是行業里的翹楚了,大多數的奶源都很混亂,目前陜西放養了超過20種不同的奶山羊,每種羊奶的質量是不一樣的,奶源出處不統一,產量也很不穩定。”

  Q3 潛規則多 羊奶里摻牛乳降成本

  乳業專家王寶懷曾表示,羊奶資源稀缺,市場上無論生鮮乳還是奶粉,羊奶的價格都要高于牛奶多倍。因此,“以牛奶冒充羊奶的現象非常普遍。”而目前國家抽檢中,并沒有區分牛乳和羊乳這一項。

  陜西某羊奶粉企業員工也向新京報記者證實,一些小企業確實存在摻牛乳的現象,一是因為奶源不足,二是因為羊奶粉成本高。

  據了解,目前一公斤羊奶的市場價為7-8元,一公斤牛奶的市場價為3-3.5元,羊奶價格是牛乳的2-3倍。反映在市場終端,嬰幼兒配方羊奶粉的價格要高出牛乳粉1-2倍。

  另外,乳清蛋白是嬰幼兒奶粉中非常重要的成分,對含量比例要求較高,須接近母乳水平。

  宋亮指出,羊乳清產自羊奶酪,由于我國沒有羊奶酪產業,因此也就不生產羊乳清,原料主要依賴進口。由于羊乳清產量較少且價格較高,用牛乳清替代羊乳清進行生產的現象也很普遍。

  針對這個問題,陜西省乳品安全生產協會秘書長王偉民給出的解釋是,國家標準僅提到“乳清粉”,并沒有區分羊乳清粉和牛乳清粉,用牛乳清生產羊奶粉并不是摻假。

  但宋亮更關心的是消費者的知情權,“既然是羊奶粉,大部分成分應以羊為主,而不是以牛為主。國標未規定企業須在產品包裝上標注乳清種類,所以很多消費者并不知情”。他認為,有必要針對羊奶粉專門設立國家標準。

cba历届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