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產經輕工日化電器通訊儀器機械冶金礦產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醫藥電子電工能源電力交通運輸農業環保圖片手機版
當前位置:中國市場調查網>評論>人物>  正文

李宇嘉:“雙降”調整控風險 政策拐點未現

中國市場調查網  時間:06/29/2015 12:03:16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正當業內普遍認為,去年11月以來一直堅持的“降準降息”式的貨幣政策調整,或將在短期內微調(即便總基調不會改變),未來將疏通貨幣政策向實體經濟的傳導渠道,甚至迎來“由松轉緊”的拐點時,央行在6月27日發布貨幣政策調整超預期的“雙降”,宣布自6月28日起,有針對性地對金融機構實施定向降準,同時下調金融機構一年期人民幣存款和貸款基準利率各0.25個百分點。

  本輪貨幣政策調整以來,這是第一次“雙降”,打破了去年11月份以來的數量型和價格型貨幣政策調整輪流“登場”的節奏。根據宏觀經濟金融形勢,對貨幣政策“預調微調”,這是2014年以來不斷被央行強調的貨幣政策調整原則。如此超預期的調整,貌似打破了貨幣政策力度降低或迎來拐點的判斷。那么,是經濟依舊疲軟的需要,還是初步減緩“穩增長”壓力后布局“調結構”的需求?

  對于此次超預期的“雙降”,央行研究局局長陸磊在第一時間作出了詳細的解釋。正如他所言,“雙降”體現了對宏觀經濟運行和金融穩定的充分權衡。但筆者認為,首要原因是短期金融風險上升。

  6月份以來,降準降息預期一再落空,市場預期樓市企穩、短期資金充裕、防范流動性“脫實入虛”,加上管理層嚴查場外配資,降準降息或延后,貨幣政策甚至開始收緊或轉向。同時,季末效應、IPO提速、基建資金配套、MLF到期、“穩增長”積極效應開始顯現等,短期內資金利率開始上升,短期金融風險將顯現。

  短期金融風險的防范具有緊迫性,因為“穩增長”效果并不穩固,需要貨幣政策來引導實際利率繼續下行。由于房貸利率或見底回升,考慮到在建未售和已批未建等情況,樓盤庫存并未減少,房地產三項先行指標仍未探底,樓市難言回暖。盡管短期流動性充裕,但銀行“惜貸”加上實體“審貸”,3~4月份的M2增速持續下滑,5月份上升至10.7%,但仍未到12%的目標,貸款和社會融資總額都在低速增長。因此,短期金融風險上升爆發,銀行惜貸將惡化為通縮,下半年“穩增長”的壓力空前增大。

  在經濟不穩、貨幣政策傳導不暢、實體融資成本偏高的情況下,需要適度的資金供給。因此,本輪降準降息疊加,很明顯就在向市場傳達貨幣政策不會轉向、資金面不會緊張、融資成本仍需降低的信號。

  之所以定向而非全面降準,央行給出的解釋是,6月末預計銀行體系超額準備金保持在3萬億元左右,貨幣市場利率保持在歷史低位。言下之意,市場資金面很寬裕,不需要全面降準,過往降準未惠及的“三農”、小微企業則需要一定措施來解決。此舉也意在傳達“穩增長”不是放水,“托而不舉”是原則,經濟一旦有企穩跡象,調結構的重任就要走向前臺。

  很明顯,降息意在夯實實體經濟企穩的基礎。2015年5月,金融機構新發放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6.16%,僅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91個百分點。若考慮到CPI和PPI持續下行,實際利率仍居高不下。目前,重點城市房貸利率有回升跡象,這對于穩定商品房銷售增長的局面不利,去庫存進而樓市企穩也將會受到影響;第二批1萬億元的地方債務置換剛出爐,下半年納入置換計劃的地方債務達到2.35萬億元,非常需要低利率的投融資環境。另外,地方債務借新還舊、基建投資配套銀行貸款等,也需要低利率的環境。

  短期金融風險上升是此次貨幣政策調整超預期的主要原因,為促進經濟轉型,直接融資體系仍舊會受到政策照顧。但是,創業創新和實干氛圍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形成。因此在下半年,盡管整體寬松局面仍在,貨幣政策微調是必然的,方向是更加重視向實體經濟傳導通道的疏通。

  近期,降低中長期利率,資產證券化啟航、存貸比75%的剛性規定廢除、一年期以上PSL提速、MLF續做結構性變化等相關舉措不是曇花一現,本次重拾定向降準就是一個信號。

cba历届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