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產經輕工日化電器通訊儀器機械冶金礦產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醫藥電子電工能源電力交通運輸農業環保圖片手機版
當前位置:中國市場調查網>評論>媒體觀點>  正文

中國卷煙提價后仍全球最便宜 稅價聯動或常態化

中國市場調查網  時間:05/25/2015 20:11:16   來源:財經

  自5月10日起,北京市多家卷煙零售店,幾乎所有品牌香煙全部漲價,20元以內的香煙漲價約1元/包,20元以上的每包漲價約2元。

  作為全球煙民數量之最的煙草大國,中國終于實施“稅價聯動”控煙,自2015年5月10日起,全國卷煙批發環節從價稅率上漲6%的幅度,并按支加增從量稅,一包煙加0.1元。

  “這次加稅提價,至少讓吸煙人數下降200萬人,因吸煙相關疾病導致死亡,或潛在死亡人數下降37萬人。”5月15日上午,在北京,國家衛生計生委組織召開的閉門會議上,參與此次煙草稅價政策調整的對外經貿大學教授鄭榕預判。

  通過煙草稅價調整,抑制卷煙消費需求進行控煙,凈化室內環境,是國際通行經驗,也是單項措施中最為有效的控煙手段。然而,因涉及部門利益和利稅,國內曾對煙草稅負三次調整,均未觸及零售價格變化,沒有產生實質性的控煙效果。

  此次煙稅調整,首次從控煙角度入手,“稅價聯動”直接使各地卷煙零售價上漲。參與煙草稅價調整的多位專家認為,這僅是中國控煙步履之開始,未來的控煙是“小步快走”。

  稅價聯動

  據此次稅價調整預測小組的測算,新政后,理論上每包煙的零售價會增長7% 10%。實際是,零售環節加價幅度大于預估,也高于加稅幅度。

  世界衛生組織(WHO)數據顯示,煙價每提高10%,會使煙草消費在發達國家減少4%,在發展中國家減少8%。

  巴西2006年-2013年間,卷煙消費稅增長116%,單盒煙價增長74%,而同期卷煙銷售量減少32%。南非1993年至2009年間,卷煙稅負提高幅度達20%,同期卷煙銷售量減少30%,成年人吸煙率下降了12%。

  從國際經驗看,越低廉的香煙,一旦提價后造成銷量下滑越明顯,“低收入群體對價格比較敏感,價格提升容易導致購買力不足”。新探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王克安對《財經》記者說。

  此次煙稅調整,對每包零售價5元以內的低檔煙沖擊最大,因在批發零售環節沒有利潤可賺,可能最終導致其在市場上消失。中國低檔煙的市場需求量大,主要消費群體為青少年及低收入人群,這直接有利于這一消費人群的戒煙,或吸煙減量。

  世界各國都對煙草課以重稅。全球控煙研究所中國分中心主任楊功煥曾針對簽署WHO的控煙公約締約國進行定期評估,2014年的調研結果顯示:在178個締約國中,92%的國家已上調煙草稅,平均達到煙草稅占零售價的65%,部分國家高達80%以上。

  自1994年中國確定煙草消費稅稅制后,曾有三次煙稅調整,每次調稅目的不同。1998年、2001年兩次調整,據稱是為規范管理煙草行業;2009年,是為應對金融危機而增加稅收。這三次調整都未影響零售價。

  此后,在國際輿論、國內控煙履約形象、吸煙危害已成共識等多重壓力下,中國煙草稅再次調整的研討未曾間斷。2006年WHO的《煙草控制框架公約》在中國生效,但在實質性涉及加稅幅度時,各方僵持。

  王克安回憶,控煙主管部門衛生體系和控煙組織希望高幅度加稅,煙草行業的主管部門則維護自身利益,認為大幅調稅的時機并不成熟。國家煙草專賣局局長、中國煙草總公司總經理凌成興2014年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一方面承認控煙勢在必行,強調煙草行業要全面提升控煙履行的形象,另一方面強調吸煙有著數百年歷史,還存在客觀的市場需求。

  “不同利益方肯定需要一個相互協商的過程。”鄭榕說,這次調整加稅幅度6%,是各相關部門經過長期博弈的結果。

  據鄭榕測算,中國此次稅價調整后,平均每包煙的稅負由51%增加到55%,與國際水平仍有差距。世界衛生組織曾在2014年提出建議,各國煙草稅應占零售價的70%以上,控煙才會更為有效。與此指導性目標相比,中國煙草仍有稅負調整空間。

  即便調價后,中國的卷煙價格依然是全世界最便宜的。公開數據顯示,日本、新加坡的最低香煙價格折合人民幣每包分別33元、60元。

  原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副院長吳宜群建議,讓煙草稅價調整常態化,盡快縮小與國際差距。

  健康利好

  長期吸煙成癮難戒,已被國際上認定是一種慢性疾病,有特定的國際疾病分類編碼,并列入《中國臨床戒煙指南(2015版)》。

  在中國,從1990年到2010年,煙草導致的死亡人數從每年70萬人增至140萬人。

  中國吸煙人數超過3億人,約占世界吸煙總人口三分之一。吸煙率即使只略有下降,都意味著減少了數百萬煙民,這些人將因此避免吸煙導致的疾病和死亡。換言之,價格越高,將有越多人的生命得到挽救。

  在中國,15歲以上的人群吸煙率28.1%,其中男性吸煙率已超過一半。男性吸煙率居高不下,有兩類原因:年輕人的吸煙率在上升,而老煙民也沒有減少。

  如不采取有效措施,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控煙辦主任梁曉峰保守估計,2030年煙草歸因死亡占40歲以上人口死亡的25%,超過300萬人,煙草相關疾病的發病人數超過700萬。

  “如果沒有中國實質性地參與控煙,全球的控煙事業都難有成效。”中國控煙協會吸煙與疾病控制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支修益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說。

  這次煙草稅價調整,將對公共健康帶來利好影響。

  國家衛生計生委的數據顯示,7.4億非吸煙人群在遭受二手煙的危害,每年死于吸煙相關疾病的人數達到136.6萬,約10萬人死于二手煙的“暴露”導致的相關疾病。與吸煙致病有關的死亡人數,遠遠超過艾滋病、肝病、結核等傳染病所導致的死亡人數總和。

  在室內吸煙比霧霾污染的危害更大。今年5月1日,南京市一家從事室內空氣質量監測的環保企業通過多項試驗,證實吸煙對PM2.5濃度影響最大。

  一間15平方米的密封房間,如果有三人同時吸煙,室內PM2.5濃度就可以超過800微克/立方米,比500微克/立方米的爆表值還高。類似實驗國內外多家機構都曾做過。

  煙草煙霧被證實含有700余種化合物,其中69種是可致癌的。

  吸煙帶來的二手煙霧,被公認為室內環境空氣污染的重要禍首之一。多項科學研究證實,煙霧中含有數百種有害物質,是導致心血管疾病、中風、慢性阻塞性肺病、癌癥、糖尿病等多種疾病的主要危險因素。

  上海市愛國衛生運動委員會此前曾在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指導下進行了一項實驗,結果證明,二手煙霧會導致室內PM2.5數據飆升,僅在香煙燃燒的4分鐘過程中,PM2.5濃度遠超過國家標準,而室內無煙時和三根煙燃燒后的PM2.5值兩者相差26倍。

  二手煙霧中含有大量的細顆粒物,煙草燃燒后,產生的多種毒害物質便吸附在細顆粒物上,因為這些顆粒物很小,很容易被深吸入肺,甚至直接進入血液,會更嚴重地危害人體健康。

  “如果既抽煙,又有霧霾,那么兩者疊加起來,對環境與健康的影響更甚,這就不僅僅是‘1+1=2’了。”楊功煥對《財經》(微信公眾號 mycaijing)記者說。

  對環境效益的評估,往往也還是落到健康效益上。鄭榕所帶領的課題組專門進行預測分析,新政實施后,吸煙率將可下降0.12%,總吸煙人數下降200萬人,潛在吸煙人數下降30萬人,因吸煙相關疾病致死人數(潛在死亡人數)下降37萬人。

  這一分析僅是針對一年左右的短期效益預測,而長期效益必將優于短期效益,這將隨著時間累積而放大顯現。對于長期效益,在新政實施后的幾年內,該課題組擬進行跟蹤再評估。

  戒煙癮的代價

  除了通過煙草稅調整以外,采取其他的控煙手段也會實現健康效益。

  比如,《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將在6月1日起正式實施,這是全國已出臺控煙立法的第16個無煙城市。各城市的控煙條規均與世界衛生組織的控煙公約接軌,如執行得當,將直接帶來環境和健康效益。

  楊功煥牽頭的課題組正著手開展對已實施控煙立法城市的健康效益預測,旨在通過這些評估,重新促進控煙措施的調適。按她的課題設計,將初定篩選幾種重要疾病在特定人群中進行分析,比如,對50歲左右及以下人群的冠心病研究,因為二手煙是冠心病突發的主要誘因。

  幫助吸煙者戒煙是慢病控制的重點。無論戒煙時間長短,都會產生健康效益。

  楊功煥介紹,戒煙20分鐘,健康效益為心率變緩、血壓下降;戒煙12小時內,血液中一氧化碳水平降至正常;戒煙2周-12周,循環系統發生變化,肺功能增強;戒煙1個-9個月,咳嗽和氣短的癥狀會緩解;戒煙1年,發生冠心病的風險會降至普通吸煙者的一半;戒煙5年-15年,發生腦中風與冠心病的風險會和非吸煙者類似,戒煙10年者,發生口腔癌、咽喉癌等其他多種癌癥的風險也大幅降低。

  “我們在測算健康效益時,不會單獨只做控煙手段一項,還會把戒煙門診的效果放入到一起評估。”楊功煥說。

  根據歐美國家經驗,如果控煙措施全面、到位,以及后續的戒煙診療配套,每年平均可使吸煙率下降1%。

  不過,中國始終面臨一個大難題。對于未成癮者可靠毅力戒煙,而對于煙草依賴成癮者,則需要輔助藥物及醫生專業診療。但楊功煥調研發現,全國醫院800多個戒煙門診門可羅雀,愿意自費戒煙的就診者寥寥。

  “吸煙者舍得花錢買煙,但心疼自掏腰包診療。”楊功煥建議,如能把戒煙費用劃入醫保體系,融入基本醫療衛生服務,可能控煙效果會大有改觀。

  亦有多位專家呼吁,為控煙有效,提高的煙草稅收應“用之于民”,從煙稅收入中拿出一部分用于公共衛生領域的控煙事業,比如投入戒煙門診,以及其他專項控煙事業。

  “專款專用”在國外較為常見。根據WHO的調研,全世界超過20個國家實行指定煙草稅用于衛生事業目的。比如,新加坡的煙草稅收全部用于公共衛生的支出,美國多個州政府,以及泰國、韓國、印度等國家,指定部分或全部煙草稅用于煙草控制。

  WHO總結的這些經驗,也證實了加大投入對控煙有幫助,終將作用于環境與健康效益。

cba历届冠军